首页 > 景区动态 > 缙云黄帝文化专家说 | 彭邦本:缙云黄帝祭祀的重要意义

缙云黄帝文化专家说 | 彭邦本:缙云黄帝祭祀的重要意义

2021-11-10

 众所周知,中国先秦史学会和缙云县政府合作举行黄帝文化学术研究和黄帝祭祀活动由来已久。为了传承中华文脉,坚定文化自信,进一步挖掘黄帝文化内涵,研讨新时代黄帝文化的传承与弘扬,助力缙云作为中国南方黄帝文化辐射中心、祭祀中心、研究中心的建设和提升,本文谨结合传世文献记载、考古发现和浙江缙云本土相关资料,作以下几个方面的初步探讨,敬祈指正。

一、黄帝传说的史实素地

中国是世界上著名的四大文明古国之一,而且是其中唯一未曾中断过、一以贯之的文明。因此,中国不仅拥有五千年辉煌灿烂的文明史,而且正是在距今五千年前后,涌现出了若干为中华民族及其文明的发生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史称圣王的人文初祖,其中最有名望、影响最深最广、堪称中华人文初祖之首的,就是历代国人顶礼膜拜的轩辕黄帝。

西汉著名历史学家司马迁的《史记·五帝本纪》记载:黄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曰轩辕。其下唐代张守节《正义》案:黄帝,有熊国君,乃少典国君之次子,号曰有熊氏,又曰缙云氏,又曰帝鸿氏,亦曰帝轩氏。传世文献中,黄帝初见于成书于战国时期的《左传》《国语》《世本》《大戴礼记》等典籍。金文则见于著名的陈侯四器。根据太史公自述,其《五帝本纪》正是基于上述传世文献,再加上他的实地调研所获资料,综合考订后写成的。

需要说明的是,由于考古确证我国最早的文字仍然是三千多年前的商代甲骨文,黄帝时代则距今已五千年左右,因此,前述文献包括金文中关于黄帝的记载,虽然自秦汉以来历代奉为信史,但在近现代学术视野中则只能属于传说性质。而且这些传说在近世以来,遭到了疑古学派等的怀疑甚至否定。但也有不少学者认为既不能全盘接受,也不可一概否定。对此,王国维先生指出:

研究中国古史为最纠纷之问题,上古之事,传说与史实混而不分,史实之中固不免有所缘饰,与传说无异;而传说中亦往往有史实为之素地。二者不易区别。此世界各国之所同也。……吾辈生于今日,幸于纸上之材料外更得地下之新材料,由此种材料,我辈固得据以补正纸上之材料,亦得证明古书之某部分全为实录;即百家不雅驯之言,亦不无表示一面之事实。此二重证据法,惟在今日始得为之。虽古书之未得证明者,不能加以否定;而其已得证明者,不能不加以肯定,可断言也。

王国维先生此说甚是。按其倡导的二重证据法,和徐中舒先生加以发展而成的多重证据法,在考古学发掘和研究已经取得长足进展的今天,已经可以从宏观或一般历史进程的视角,考察和提取《史记·五帝本纪》关于黄帝时代记载的史实素地亦即真实的历史信息。

《史记》等传世文献反映,五帝三代时期天下万邦林立,这些众多的邦国又被习称为诸侯。《五帝本纪》记叙当时的情形云:

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于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炎帝欲侵陵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禽杀蚩尤。而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东至于海,登丸山,及岱宗。西至于空桐,登鸡头。南至于江,登熊、湘。北逐荤粥,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迁徙往来无常处,以师兵为营卫。官名皆以云命,为云师。

所谓诸侯咸归轩辕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反映炎黄时期,天下万邦中的许多邦国已经结为族群或曰邦国联盟,炎帝(神农氏)、黄帝(轩辕氏)相继称为联盟首领或曰共主。这正是中国五千年文明开始形成的特征或标志。而所谓官名皆以云命,为云师,正是黄帝号缙云氏的制度性体现。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黄帝东至于海,登丸山,及岱宗。西至于空桐,登鸡头。南至于江,登熊、湘。北逐荤粥,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迁徙往来无常处,以师兵为营卫。黄帝族群这一在东亚大陆上大幅度迁徙往来无常处的记载,不仅反映了早期文明形成过程中的不稳定状况,而且反映了其时东亚大陆广阔范围内各地区、族群、邦国之间互动联系的日益发展深化。其北逐荤粥东至于海西至于空桐(韦昭曰:在陇右。尤其是南至于江(长江),登熊、湘(《集解》:地理志曰湘山在长沙益阳县)。是其足迹所至,已经南达长江流域及其以南。

作为伟大的历史学家,司马迁《史记》的上述记载,是有一定根据的。对此,他曾经特别指出:

学者多称五帝,尚矣。然《尚书》独载尧以来;而百家言黄帝,其文不雅驯,荐绅先生难言之。孔子所传宰予问《五帝德》及《帝系》姓,儒者或不传。余尝西至空桐,北过涿鹿,东渐于海,南浮江淮矣,至长老皆各往往称黄帝、尧、舜之处,风教固殊焉,总之不离古文者近是。予观《春秋》、《国语》,其发明《五帝德》、《帝系姓》章矣,顾弟弗深考,其所表见皆不虚。书缺有间矣,其轶乃时时见于他说。非好学深思,心知其意,固难为浅见寡闻道也。余并论次,择其言尤雅者,故著为本纪书首。

显然,司马迁的《五帝本纪》不仅有《尚书》、《春秋》、《国语》和收入《大戴礼记》的《五帝德》、《帝系姓》等诸多先秦文献为基础,而且他本人又加以大范围的实地考察,收集各地关于黄帝的民间传说。需要指出的是,这里太史公自称南浮江淮,甚为简略,而他在《史记》卷一百三十《太史公自序》中则稍微详叙其曾于年二十而南游江、淮,上会稽,探禹穴,窥九疑,浮于沅、湘。说明司马迁亲自到过长江以南颇远的广阔地区进行过历史考察,故其搜集的黄帝传说非常丰富。他对文献和口碑资料进行了严格的考订互证,最后以他认为皆不虚的、亦即可信的材料为依据,写成了著名的《五帝本纪》,可见该本纪确应含有珍贵的史实素地,不可轻忽。需要强调指出的是,这些真实的历史信息,也正在越来越多地获得现代考古发现和学术研究的印证。例如,《五帝本纪》不止一次提到黄帝实即黄帝族群曾经南至于江亦即长江流域,并且根据《五帝德》等文献的资料特别写到:

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于西陵之女,是为嫘祖。嫘祖为黄帝正妃,生二子,其后皆有天下:其一曰玄嚣,是为青阳,青阳降居江水;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昌意娶蜀山氏女,曰昌仆,生高阳,高阳有圣德焉。黄帝崩,葬桥山。其孙昌意之子高阳立,是为帝颛顼也。

这实际上反映了黄河流域的黄帝族群与长江上游蜀地族群互动联姻的史实,而且得到了近年川西高原考古发现的印证。在民江上游著名的营盘山遗址一带,考古出土资料中不仅有大量土著因素,而且引人注目地发现了来自黄河上游马家窑文化、黄河中游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的彩陶。这些陶器的器型尤其色彩纹饰特色非常鲜明,因而考古学家可以清晰地辨明其来源。由于这些器物自身不能跑路行走,只能是因为人的迁徙流动带过来,至少是这些迁徙流动的人群把原居地的工艺技术、审美理念和宗教信仰带来以后,在长江上游的新居地生产制作出来的。如果真是如此,那就一定是通过移民徙居等深度的互动交流才能导致的文化传播。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出土资料揭示,庙底沟类型在距今五千年左右出现了空前的繁荣局面,发生过大规模人群和文化四面扩散传播的考古学现象,与《五帝本纪》等文献盛称的黄帝时代的繁荣局面形成互证,因而它正是被考古学家探索黄帝文化的重要追踪目标。这就进一步至少从宏观和一般历史进程上印证了《五帝本纪》的古老记载,说明长江上游等地区由来已久的黄帝历史传说,包括南方缙云等地的传说,应该都含有真实的历史信息,不容轻率否定。

张广志先生在上一次缙云黄帝文化研讨会上曾撰文指出:

有可能把数千年前的缙云同浙地的缙云搭上边的是《左传》文公十八年和《史记·五帝本纪》中关于舜曾把包括缙云氏的不才子饕餮在内的四凶族流放,投诸四裔的记载。有研究者认为,这个被放逐的缙云氏不才子饕餮后人中的一支后辗转南下,进入今浙江缙云境,并认为此即浙江缙云黄帝文化之源头。

上述看法是否成立,因材料所限,实难以遽断。但有一点似可肯定,即先秦时期即使黄帝或其族人并未到过浙地的缙云,但这并不妨碍黄帝的名字及其事迹早在先秦时期就已被包括缙云在内的江南人民所熟知并予以崇敬了。长期以来,人们往往对古代先民们的跨地域的人员交往和文化交流的能力估计不足。事实上,早在距今四、五千年前,江浙地区的良渚文化就曾对中原文化产生过强烈影响;而中原地区的王油坊类型文化亦曾远播与浙地比邻的今上海松江广富林地区(引者按:这说明黄河流域中原与南方长江流域的文化交流是双向互动的)。进入三代,据传,大禹曾到过浙江,并死于会稽;古越国,传为禹后,而禹又是黄帝的后人。有这种历史大背景作依托,说缙云早在先秦时期即已有了黄帝文化的孕育,当不会失之太远吧。

时至今日,张先生此说,不仅言之成理,而且持之有故,非常严谨,可成一说,进一步呼应了我们的上述观点。

二、黄帝文化浅析

随着上古黄帝历史传说的发生和广泛流传,这些传说作用于社会历史,又衍生出了内涵极为丰富、博大精深,外延多元多样、源远流长的黄帝文化,包括物质、制度和精神哲理三大层面。黄帝文化作为最具代表性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理应在新时代得到进一步的研究和弘扬。限于时间和篇幅,这里侧重对黄帝文化的精神层面作一些初步的探讨。

1.认同中华

《五帝本纪》反映,黄帝以高度的政治智慧和巨大的号召动员能力,联合天下万邦,建立起华夏文明,进而发展为中华文明,从此而后,认同华夏-中华文明,以之为精神旗帜,代表了东亚大陆的古典文明及其发展方向,成为中华民族精神上不可替代的主心骨,中华文明及其多元一体宏大格局的政治灵魂,成为自觉维护国家统一的深刻精神力量。

2.凝聚四方

黄帝以其崇高的声威,在东至于海西至于空桐南至于江北逐荤粥的辽阔范围内,整合四方邦国族群,《五帝本纪》称之为度四方,结果是建立起天下这一东亚大陆远古的巨大联盟共同体,造就了协和万邦的和谐格局,孕育形成了中华文明天下一家、四海归宗的家国情怀。

3. 崇尚道义

黄帝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展示了战无不胜的军威。但其崇尚道义,武力虽然天下无敌,却只用于对付那些侵陵诸侯暴虐百姓的野蛮势力,此种除暴安良的勇武兼人道精神,不仅顺乎天理,合乎人情,而且成为贯穿人间正义和天地人之道的中华神圣精神传统。

4.开放包容

《五帝本纪》反映,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于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但黄帝的目的显然不在以暴易暴,而是意在使诸侯咸来宾从,体现了政治文明的开放包容精神和情怀。当时,蚩尤最为暴,莫能伐。炎帝欲侵陵诸侯,成为破坏天下秩序安宁的巨大威胁,黄帝虽然先后以阪泉之战逐鹿之战击败之,使得诸侯咸归轩辕(黄帝)但所用战略仍然是修德振兵,以求建立起治五气,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的天下和谐秩序,因而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正因为是修德振兵,以德为先,因而战胜炎帝、蚩尤之后,不是将其赶尽杀绝,而是将其族群邦国和平纳入新的更为巨大的联盟,体现了开放包容的恢弘气度和博大胸怀。

5.文明创新

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开篇即揭示,黄帝是华夏文明的伟大缔造者和最早传承者。其政治文明的划时代伟大首创,就是正式建立了天下为最高尺度的邦国联盟制度,由此奠定了中国早期文明的基本政治模式。不仅如此,黄帝复将之传承于唐虞和夏商周三代,并在此基础上孕育发展创造出秦汉以后的大一统中央集权古典文明模式,而其终结野蛮、肇造文明的创新精神则光耀古今。

黄帝也是富于创造创新精神的伟大技艺发明家。《世本》记载了黄帝本人或其领导臣下作出的许多重大发明创造,如黄帝穿井造火食旃冕,其妻嫘祖发明蚕桑丝织,而文字图象、甲子律吕、舟车弓矢和衣履服饰,相传则为其臣下的发明创造;尔后其后裔颛顼到尧舜时期,更发明了集市贸易、规矩准绳、城郭宫室。传说固然神奇,却并非先民的向壁虚造,而是有相当的史实素地为真实内涵,因而在考古发掘中大致得到印证。如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址中的蚕茧化石、独木舟、诸多水井和大量器物,无不展示了这一时期物质文化方面的巨大进步。许多器物制作考究精致,而用陶、石、骨、木和金属制作的乐器、礼器及造型艺术品,其器形、文饰、色彩的设计施用,更反映了高超的审美水平、丰富的艺术情趣,和强烈的宗教意识,生动地再现了我们祖先多姿多彩的精神生活。黄帝及其子孙的上述伟大创造创新精神,无疑是古老而充满活力的中华文明永远不会枯竭的源头活水。

由上已经可知,缙云一带和江浙更广大地区的黄帝传说不仅源远流长,而且理有固然,那么,缙云仙都成为自中古以降由来已久的南方黄帝祭祀中心也就事有必至,可谓顺理成章。

黄帝是中华民族的头号人文初祖,早已经成为中华民族和中华文明统一的人格化崇高象征,受到中华民族数千年来一以贯之的顶礼膜拜,历来享有高规格的祭祀。近年来,在地方政府和中国先秦史学会等各方力量共襄盛举之下,我们迎来了缙云仙都黄帝祭祀规格的再上新台阶和新里程:从今年起正式定期举行省级祭祀黄帝大典,此盛世盛举亦可谓势有必至,意义重大。由此必然进一步推进新时代黄帝文化的传承与弘扬,在巩固缙云作为中国南方黄帝文化辐射中心、祭祀中心、研究中心即三个中心的基础上,应该通过深入研究探索,打造中国南方黄帝文化养生中心,着力将缙云黄帝文化打造成为中华民族精神力量新高地和浙江历史文化金名片。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缙云黄帝祭祀典礼的升格还有更为深远的意义,即必将进一步在我国形成与陕西省黄陵县和河南省新郑市黄帝祭祀南北东西呼应、鼎足而立的宏大格局,为传承中华文脉,坚定文化自信,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增添力量。